我的摊位有东西

首页
字体:
上 章 目 录 下 页
第四十章 一地鸡毛
    “太君,这里边儿好像少一个孩子?”

    煎熬了大半之后胖翻译还是准备把孩子的事情给出来,在皇军的眼皮子底下少了一个人,这要是被查出来了,恐怕谁都吃不了好果子。翻译是个胆怕事的人,老掌柜这一家子都被压到了戏台上,多一个人,少一个人,他们自然清楚。

    “爹,杰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杰已经走了,他们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忽然爆起,一下子撞死在武士刀上。并不后悔他曾经做过的事。老爷子挣扎着看向坐在一旁的潘先生,嘴角露出微笑,你永远不会知道他的下落,或许哪一杀死你的人里有他一颗子弹?

    这一出戏唱出来之后,姓潘的似乎有些丧失理智了,直接拿着刀亲自上台把所有人给砍了个干干净净。老掌柜一家倒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哭喊地,主动送上去,然后了解了自己的性命。如果他不主动送上去,估计还要承受更大的摧残和侮辱。

    “八年前是我们在这儿死了个人,你认为就我跟你闺女有问题吗?你问问你闺女,我们从上海回来带来多少钱?那时候上海的股票是多好,遍地是黄金,处处是机会,就你闺女一句话,我们的心血全白费。”

    老掌柜还在挣扎,他并没有一次性地走干净,看来似乎捅的还是不到位置。

    “还记得当初的第一顿饭吧,你儿子做的包子,你闺女给端上来,那时候你闺女多标致,当初的狗不理虽然是京城有名的卖包子铺,你卖一辈子包子,你也没有办法在前门大街买上一套五进的院子做酒楼!”

    “这笔钱你花的可真舒心呐?怎么搞都搞不倒你们家,我们兄弟三个从上海回来了,本来就是想干一番惊动地的大事业。没曾想在你们这儿阴沟翻船,我们的钱全被你家闺女套走了,兄弟三个,让你活活打死一个,另外一个则是让你给送进敬事房了,活活的给骟了。”

    潘先生很是气愤,拿起刀就开始往尸体上砍,身边一切东西都可以成为攻击尸体的工具。

    “当年我承认我是对不住你们,但是谁让你们技不如人呢?想要掺进我的铺子里,门儿都没有!狗不理是祖宗传下来的老招牌,不是你们这些人用来胡来的工具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时候有理了是吗,我没理了啊!我们三个兄弟在上海花酒地,现在就剩我一个了。年初的时候,剩下的那位爷死了,临走的时候把一切都吐露了。接下来我会发动一切关系来找你的孙子,只要你孙子还在中国,他必定要死,而且一定要死在你的坟前!我要让你们一家都绝了根。”

    韩城现在一头的汗,这到底算是个什么意思?难不成这中间还有什么隐情?这人心实在是太复杂了,很难想到这完全都是因为一大笔钱做出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最后勾搭我闺女不就像一下子把狗不理连带着你的钱全部收走吗?你都是这样无耻的人,还有心思我?结果最后还是阴沟里翻船,没想到你这个人会跟日本人一伙,把我的祖产全部夺走,最后还是你厉害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和北洋官员谋夺我们的财产的时候,你就没有想过这一吗?”

    啰嗦了这么多,老掌柜最后还是咽气了,韩城在一旁听着就很难分清自己是帮对了还是帮错了?如果这两个人的都是真的,自己最明确的事情就是两不相帮啊,这到底谁是好人,谁又是坏蛋呢?现在韩城都有些含糊了,不过不要紧,赶紧把那个**崽子送出去最好,不然的话,这个疯子很难的清会怎么样。

    “这一家都是什么人啊!”

    韩城现在感觉自己的脑子都不够用了,不过没有关系,有些事情做了就是做了,也没有重来一次的机会了。老掌柜一家都杀完了,接下来该下人了,管家是跟在老掌柜身边三十年的人了,老掌柜都死了,他还不赶紧的请求活命?毕竟事情是他老掌柜做的,和自己这个管家有什么关系呢?

    “潘先生,您饶命啊,你想要什么,想知道什么,我都告诉你,求你别杀我!”

    “我就想知道孩子的下落,那个孩子到底跑哪去了?”

本章未完,请翻开下方下一章继续阅读
上 章 目 录 下 页